想到这个,他莫名的想笑。

  南境这些官员们,实在扶不起来,其中是有几个人才,可这些人才也差不多废了一半。

  再不振奋,恐怕就彻底废了,不堪重用。

  开始阶段,通过强烈刺激,大手笔开采矿石、发展贸易,能让南境百姓们不再受穷。

  可百姓有了钱之后,各个方面的要求也会相应提高,对官员的要求也会提高。

  这是人性,不以意志而改变的,他能做的就是顺应人性,而不能指望百姓一直保持感恩状态一直宽容。

  大皇子的出现,一者是让南境官员们振奋起来,二者,也让天下看到南境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姿态,招来更多人才投奔。

  这比招贤令管用得多。

  随后的一个月,宋玉璋果然是用心的观察南境,刚开始几天一直在镇南城,待宋玉筝继位之后,他则离开镇南城,到南境各地考察。

  李澄空派出足够的高手暗中相护。

  宋玉筝的继位大典很隆重,也很繁琐,比独孤漱溟当时继位繁琐得多。

  先祭天,再告太庙,然后斋戒三天,最终接过皇冕,成为大云皇帝。

  祭天花去一天时间,告太庙也是一天,再加上三天,整整花了五天才完成这大典。

  李澄空看宋玉筝神采奕奕,丝毫不受这繁琐礼仪所累,不由的暗自失笑。

  宋玉筝跟独孤漱溟确实是不同的。

  独孤漱溟对皇位没那么渴望,是不得不当,几个兄弟都不成器,她不当,大月会衰败。

  而宋玉筝却是渴望当皇帝,想要一展胸口抱负,从小跟着大皇子一起学习,也学了一肚子的治国之策。

  ——

  大云皇宫御花园

  通明的灯火宛如白昼,压下了如水月光。

  昆虫们却在轻鸣。

  李澄空与宋玉筝坐在御花园的一座小亭里。

  这座小亭位于一座高高的假山上,坐在这里能看到整个御花园的全貌。

  “恭喜了。”李澄空笑道:“该改口称为皇上了,终于如愿以偿。”

  “什么如愿以偿,我是不得不勉强接了这皇位。”宋玉筝抿嘴笑道,娇艳如花。

  御花园有白天绽放的花,也有专门夜晚绽放的鲜花,似锦繁花却被她这笑容压得黯然失色。

  李澄空摇头:“只有我们两人,还装什么。”

  “好吧,我确实挺高兴的。”宋玉筝嫣然笑道:“我如果说从没想过真能当上皇帝,你不相信吧?”

  李澄空摇摇头:“不信。”

  “我在独孤姐姐之前,从没想过当皇帝,孤独姐姐之后才有一丝念头,可也觉得不可能,毕竟父皇是一个极度守旧之人,怎么可能让我做皇帝,可最后不知不觉的就成了皇帝,也像在做梦。”

  李澄空微笑。

  “归根到底,还是沾了你的光。”宋玉筝笑盈盈的,在月光下,眼波如水,撩人心弦。

  “你如果是扶不起来的,我再强,皇上也不会有这个念头的,更不会付诸行动。”李澄空笑道:“归根到底,还是你自己足够强。”

  “咯咯,好吧,是我自己的功劳!”宋玉筝娇笑。

  “你接的也是一幅烂摊子,你很快会发现,当皇帝没那么有趣,焦头烂额。”李澄空摇头道:“圣女是不可能派给你啦,你得自己应对。”

  宋玉筝傲然一笑:“且看吧。”

  自己跟独孤漱溟不一样,跟大哥也不一样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超脑太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龙王殿只为原作者萧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舒并收藏超脑太监最新章节